1. <em id="elxfp"><tr id="elxfp"></tr></em>
    2. <button id="elxfp"><object id="elxfp"></object></button>

    3. <button id="elxfp"><acronym id="elxfp"><input id="elxfp"></input></acronym></button>
    4. <dd id="elxfp"><noscript id="elxfp"></noscript></dd>

        實驗室研磨儀|反應釜引領者-五洲鼎創(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專注于實驗室級別 安全 耐用 科技 儀器設備
        五洲鼎創(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安全 耐用 科技
        需要在線為您服務?

         煤化工降溫已成定局

         
          導讀:眾所皆知,《西部地區鼓勵類產業目錄》從10月1日起正式施行,與此前發布的征求意見稿相比,《目錄》對新疆、內蒙古、寧夏、陜西、甘肅、青海等6個省區原本列入“鼓勵類”的“年產超過50萬噸煤經甲醇制烯烴和年產超過100萬噸煤制甲醇項目”全部予以取消。
          
          這意味著,今后上述地區若再建設煤經甲醇制烯烴和煤制甲醇項目,將不再享受15%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此舉無疑給西部地區一度狂熱的現代煤化工澆了一盆冷水,令部分業內人士唏噓不已。但若用全局和長遠眼光看,政策的出臺不僅正確而且及時。
          
          反映兩個層面意見
          
          《目錄》與征求意見稿反映的是兩個層面的意見。征求意見稿體現的是地方政府的意見,說白了是地方意見的匯總。且其內容多在2013年甚至2012年就已經形成。當時的經濟形勢、國內外能源結構、供需狀況與目前大不相同。
          
          在唯GDP論英雄的理念驅使下,地方政府更愿意鼓勵上馬投資大、對經濟拉動作用明顯的大型煤化工項目。而《目錄》是從國家層面出發,不僅綜合了社會各方的意見和訴求,更結合了國內外能源、經濟、環境的最新變化,因此更加全面、客觀,也更具現實性和前瞻性。
          
          中國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不再支持重化工業大干快上。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尤其是中國經濟不僅增速放緩且結構調整加快,第一、二產業的比重已經并將繼續下降,而第三產業的比重正在穩步攀升。發展模式的變化,決定了包括現代煤化工在內的重化工業,發展強度將不斷削弱。
          
          美頁巖氣開發影響深遠
          
          美國頁巖氣規?;晒﹂_發,對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家觸動很大。尤其中國今年頁巖氣開發取得可喜進展后,使得政府及投資者產生了兩種擔心:近期看,北美低價天然氣化工產品和中東低價石油化工產品將對中國石油化工、煤化工市場產生沖擊;中長期看,一旦中國頁巖氣規?;_發取得成功,導致國內天然氣供應充足甚至過剩,價格走低,煤化工將徹底失去成本優勢。
          
          受美國頁巖氣規?;_發取得成功和全球因經濟增速放緩、能源需求強度減弱等多種因素影響,國際石油、天然氣、煤炭等化石能源供應寬松,供大于求端倪已現,中長期價格有望下跌。在這種情況下,作為外匯儲備巨大的中國,自然會借機多引進比煤炭更清潔的石油、天然氣資源,壓縮既要消耗國內煤炭、水等自然資源,又會對環境和生態造成較大影響的煤化工產業。
          
          投資者由追捧轉為審慎
          
          投資者對現代煤化工已經由熱捧變得審慎。一方面,近幾年的市場低迷,使得煤化工項目的“賠錢效應”不斷蔓延。尤其一些地方政府為招商引資“一水多嫁”、“一煤多許”的做法,導致不少煤化工項目投產后無法滿負荷運行,大幅抬高了其綜合成本,加劇了企業虧損,嚴重挫傷了企業投資大型煤化工項目的積極性。另一方面,2012年5月以來煤炭市場的持續低迷,使此前財大氣粗、擔綱大型現代煤化工項目投資主力的煤炭大佬們囊中羞澀,已經無力繼續投資“燒錢”的現代煤化工項目,煤化工項目建設有“降溫”的內在要求。
          
          仔細研究國家政策不難發現,雖然近幾年各地煤化工高燒難退,但國家層面對煤化工尤其現代煤化工卻從未“松綁”,甚至數次“急剎車”。此次《目錄》調整同樣是國家對高熱的煤制烯烴的一次“急剎車”。
          
          因此,《目錄》的實施也表明了國家對發展現代煤化工的態度:搞好技術開發和工業化示范,搞好煤化工前瞻技術儲備,在示范項目未取得真正成功,未全面總結現代煤化工示范項目經驗教訓、突破煤化工綠色發展、低碳發展瓶頸之前,國家絕不允許大規模發展煤化工。